万博娱乐官方开户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学院概况  学院新闻  评建工作  教学工作  科研工作  实验中心  招生就业  学院党建  学生工作  交流与合作  经韬文苑  创业体验中心 
经韬文苑
 经韬文苑 
通知公告 更多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经韬文苑>>正文
“经韬文苑”第一百期【一点一滴】
2018-12-09 14:44   审核人:   (点击: )

萧红

2018级工商管理类一班 熊瑶

了解到萧红这位作家可以说是记忆中比较早的,小学课文中《祖父的园子》中那个戴着一顶小草帽跟在祖父身后蹦跶的小女孩,天真活泼,无忧自在。儿时对萧红先生的认识也仅限于此。

直至最近看完了《呼兰河传》,这是萧红对往事的回忆,文字并不浮华,可以说是平淡。虽然并未透露其寄托在往事的情感,但字里行间总让我觉得压抑、欢愉的情调简直少得可怜。而我又一直认为无论作者如何不想去表达自己的主观感受,尤其是长篇作品,其心境还是会被读者感知到的。所以,我想去了解萧红先生。

先生一生中遇到了四个男人:汪恩甲、萧军、端木蕻良、骆宾基。

汪恩甲是先生在外祖父去世后被定下的媒妁之约,被要求终止学业与这个家境尚为优渥的男人结婚生子。言语上的反驳是无力的,所以,先生选择了逃。她逃出去了,可同时又陷入了困境——没钱。家中经济补给的断绝让先生虽然逃出去却无法生存。在这时,汪恩甲如雪中送炭般顺着她寄回家的书信找到了她,并许诺送她上学。这个时候的先生是感动的,这个素未谋面男人给了她希望,他们开始同居。与汪恩甲在一起的那段时间里,我想他们并不相爱,先生在扮演一位妻子,尽管没有结婚。可那段日子里先生得以求学,接触到了不同的领域,是日后文化创作的知识积累。可事实证明这种几近畸形的两性关系并不完整。汪恩甲携带出来的钱逐渐耗完,这时萧红先生怀孕了,汪恩甲以回家拿钱维系生活为由一去不返,留先生一人。

孤独、困窘、行动不便的先生于这时遇到了生命中的第二个男人——萧军。萧军在报社工作,有一定的文学素养,有一腔热血同时经济上一无所有。可是,他们相遇了。如两根微弱发光的火柴相互取暖,虽然作用不大但也照亮了心中的黑暗和困顿,他们相爱了。他们租最便宜的旅社,用盐蘸面包糠得以饱腹,萧军寻事做,先生写文章。那是很苦很苦的日子,可他们却很开心,萧红称之为“他们的蜜月”。他们热情的拥抱,接吻,相互取暖。他们的眼里全是彼此,爱的热烈,赤诚。后来萧军找到了那一份不错的工作(在一户人家教小孩武术,提供住处。)先生和他便一起来到了这户人家,颇有小家的甜蜜感。先生在这段时间也陆续出了几篇作品在当时的文学圈内有了许些名声。可生活条件的好转的同时并没有使两人的感情升温,相反,出现了裂痕。萧军滥情,善于交际,欣赏女性,同时接近女性。先生不是不知道,不是不愤怒,可她不知道如何解决,她爱萧军,很爱,很爱。可尽管如此,矛盾是存在着的,尽管积压,终会爆发。先生和萧军大吵了一架后便孤身去了日本。

在日本,先生认识了一位华人女友,两人相见恨晚,时常促膝长谈。先生与她讲她和萧军的故事使得这位女友对萧军尝试了莫大的好奇,机缘巧合之下,女友于先生先回国,见了萧军,爱上了萧军,为萧军流产。当萧红回国目睹自己的挚友背叛自己彻底崩溃,和萧军的关系降到冰点。

然而此时的先生已有身孕,她生命中第三个男人——端木蕻良出现了,如山涧的清风。端木本是先生的书迷,在相识后,端木对先生近乎是崇拜的喜爱,他表达自己的爱意,从不掩饰。我一直想,先生最后和端木结婚是不是因为端木在看着她时眼里带着光。和端木结婚的那天,先生穿上了人生中唯一一次的喜服,挺着大肚子,怀的是萧军的骨肉。后来因为战乱到来他们四处流离,虽然端木多次在先生需要他的时候没有在她身边,可我觉得,在那个年代,端木能给先生一个婚约已是不易。可端木太过于理想化,仅有的崇拜无法支撑起一份爱情。所以后来先生病重,卧于病榻时一直抑郁。与其说端木和萧红是夫妻,不如说仅仅是文学上的伯乐。虽彼此欣赏,却无法体会彼此的痛苦。

先生卧病在床时,端木四处寻医。托付的是骆宾基照顾她——先生生命中最后出现的一个男人,作为倾听者。骆宾基也是文学工作者,在端木的帮助下小有成就,他在先生的弥留之际作为一名倾听者了解到了先生一生的情感历程,送了先生最后一程,和端木一起。

如有种魔力般,每一个遇到先生的异性都爱上了她,可却没有一个人陪着她由始至终。我想先生是想有个家的,不然她不会走第一次和萧军搬家时顾及锅碗瓢盆。可先生一生都在颠沛流离,居无定所,在逝世时仍未回到故乡,她着一生并不圆满。那个在祖父的菜园子里晒太阳的小女孩找不到了,回不去了。


关闭窗口
 
  万博娱乐注册  

“经韬文苑”第一百期【一点一滴】

日期:2018-12-09作者:

萧红

2018级工商管理类一班 熊瑶

了解到萧红这位作家可以说是记忆中比较早的,小学课文中《祖父的园子》中那个戴着一顶小草帽跟在祖父身后蹦跶的小女孩,天真活泼,无忧自在。儿时对萧红先生的认识也仅限于此。

直至最近看完了《呼兰河传》,这是萧红对往事的回忆,文字并不浮华,可以说是平淡。虽然并未透露其寄托在往事的情感,但字里行间总让我觉得压抑、欢愉的情调简直少得可怜。而我又一直认为无论作者如何不想去表达自己的主观感受,尤其是长篇作品,其心境还是会被读者感知到的。所以,我想去了解萧红先生。

先生一生中遇到了四个男人:汪恩甲、萧军、端木蕻良、骆宾基。

汪恩甲是先生在外祖父去世后被定下的媒妁之约,被要求终止学业与这个家境尚为优渥的男人结婚生子。言语上的反驳是无力的,所以,先生选择了逃。她逃出去了,可同时又陷入了困境——没钱。家中经济补给的断绝让先生虽然逃出去却无法生存。在这时,汪恩甲如雪中送炭般顺着她寄回家的书信找到了她,并许诺送她上学。这个时候的先生是感动的,这个素未谋面男人给了她希望,他们开始同居。与汪恩甲在一起的那段时间里,我想他们并不相爱,先生在扮演一位妻子,尽管没有结婚。可那段日子里先生得以求学,接触到了不同的领域,是日后文化创作的知识积累。可事实证明这种几近畸形的两性关系并不完整。汪恩甲携带出来的钱逐渐耗完,这时萧红先生怀孕了,汪恩甲以回家拿钱维系生活为由一去不返,留先生一人。

孤独、困窘、行动不便的先生于这时遇到了生命中的第二个男人——萧军。萧军在报社工作,有一定的文学素养,有一腔热血同时经济上一无所有。可是,他们相遇了。如两根微弱发光的火柴相互取暖,虽然作用不大但也照亮了心中的黑暗和困顿,他们相爱了。他们租最便宜的旅社,用盐蘸面包糠得以饱腹,萧军寻事做,先生写文章。那是很苦很苦的日子,可他们却很开心,萧红称之为“他们的蜜月”。他们热情的拥抱,接吻,相互取暖。他们的眼里全是彼此,爱的热烈,赤诚。后来萧军找到了那一份不错的工作(在一户人家教小孩武术,提供住处。)先生和他便一起来到了这户人家,颇有小家的甜蜜感。先生在这段时间也陆续出了几篇作品在当时的文学圈内有了许些名声。可生活条件的好转的同时并没有使两人的感情升温,相反,出现了裂痕。萧军滥情,善于交际,欣赏女性,同时接近女性。先生不是不知道,不是不愤怒,可她不知道如何解决,她爱萧军,很爱,很爱。可尽管如此,矛盾是存在着的,尽管积压,终会爆发。先生和萧军大吵了一架后便孤身去了日本。

在日本,先生认识了一位华人女友,两人相见恨晚,时常促膝长谈。先生与她讲她和萧军的故事使得这位女友对萧军尝试了莫大的好奇,机缘巧合之下,女友于先生先回国,见了萧军,爱上了萧军,为萧军流产。当萧红回国目睹自己的挚友背叛自己彻底崩溃,和萧军的关系降到冰点。

然而此时的先生已有身孕,她生命中第三个男人——端木蕻良出现了,如山涧的清风。端木本是先生的书迷,在相识后,端木对先生近乎是崇拜的喜爱,他表达自己的爱意,从不掩饰。我一直想,先生最后和端木结婚是不是因为端木在看着她时眼里带着光。和端木结婚的那天,先生穿上了人生中唯一一次的喜服,挺着大肚子,怀的是萧军的骨肉。后来因为战乱到来他们四处流离,虽然端木多次在先生需要他的时候没有在她身边,可我觉得,在那个年代,端木能给先生一个婚约已是不易。可端木太过于理想化,仅有的崇拜无法支撑起一份爱情。所以后来先生病重,卧于病榻时一直抑郁。与其说端木和萧红是夫妻,不如说仅仅是文学上的伯乐。虽彼此欣赏,却无法体会彼此的痛苦。

先生卧病在床时,端木四处寻医。托付的是骆宾基照顾她——先生生命中最后出现的一个男人,作为倾听者。骆宾基也是文学工作者,在端木的帮助下小有成就,他在先生的弥留之际作为一名倾听者了解到了先生一生的情感历程,送了先生最后一程,和端木一起。

如有种魔力般,每一个遇到先生的异性都爱上了她,可却没有一个人陪着她由始至终。我想先生是想有个家的,不然她不会走第一次和萧军搬家时顾及锅碗瓢盆。可先生一生都在颠沛流离,居无定所,在逝世时仍未回到故乡,她着一生并不圆满。那个在祖父的菜园子里晒太阳的小女孩找不到了,回不去了。